让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中进化

栏目分类
新闻资讯

你的位置:企业-能环纳豆类有限公司 > 新闻资讯 > 让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中进化

让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中进化

发布日期:2024-07-03 18:43    点击次数:115

让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中进化

  杰弗里·坎沃若(Geoffrey Kamworor)是世界上最为全能的长跑选手之一。

  这位肯尼亚选手在场地赛中赢得过世锦赛奖牌(2015,10000米银牌),是三届半马世锦赛冠军得主(2014,2016,2018),还曾收获世界越野锦标赛两连冠(2015,2017)。

  28岁的坎沃若已经参加了九场马拉松,两次在纽约夺冠,同时还兼顾场地赛、越野和半马。不过,现在坎沃若已经做好在马拉松距离上全力以赴的准备,首要目标就是12月5日的瓦伦西亚马拉松。

  杰弗里·坎沃若马拉松参赛记录:

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

  2012.09.30

  柏林

  2:06:12

  第三名

  2013.04.14

  鹿特丹

  2:09:12

  第四名

  2013.09.29

  柏林

  2:06:26

  第三名

  2014.02.23

  东京

  2:07:37

  第六名

  2014.09.28

  柏林

  2:06:39

  第四名

  2015.11.01

  纽约

  2:10:48

  第二名

  2017.11.05

  纽约

  2:10:53

  第一名

  2018.11.04

  纽约

  2:06:26

  第三名

  2019.11.03

  纽约

  2:08:13

  第一名

  世界田径网站对坎沃若的采访

  Q1:你是如何开始跑步的?

  A:跑步对我来说很自然,因为它是我们小时候生活的一部分。我那时每天从家到学校要跑3公里,再回家。有时候我会在没意识到的情况下跑12公里。

  小时候,不在学校时,我经常去看田径比赛。看着别人比赛并赢得奖杯点燃了我对跑步的热情。高中时,每当我自己赢得奖杯或奖牌时,都会得到很多鼓励。

  Q2:你如何描述自己和帕特里克·桑(Patrick Sang)之间的关系?

  A:我和帕特里克的关系很好,他不仅仅是教练。帕特里克是我的导师;一个我钦佩的人,他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帮助我们,当然,当他看到你成功并做得很好时,他总是很高兴。他总是花很多时间让你成为最好的自己,让你变得更强大。自从我开始跑步,他一直是我的教练,伴随着我从一名越野选手发展成一名场地赛选手,现在又成为一名公路赛选手,他调整着我的训练计划。

  杰弗里·坎沃若在卡普塔加特训练营

  Q3:训练营的生活是怎样的?

  A:我在2010年加入训练营,那里的生活非常好。整个一周你都要远离家人、妻子和孩子,这让你在为实现目标做出牺牲时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训练。这是百分之百专注于跑步并全力以赴的唯一办法。

  当你在营地时,没有任何干扰,你唯一关注的就是跑步;除了跑步、吃饭和睡觉,你什么都不想,让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中进化。

  Q4:你从去年的车祸当中恢复得如何?

  A:我做得很好,从去年的事故中恢复得很好。这花了很多时间,但现在我痊愈了。

  当疫情来临时,我们的准备、训练及使用设施都受到了影响,我们必须遵守政府的规则和禁令。每个运动员都必须自己训练,但至少我们能够分享各自的训练计划,并通过Whats与教练及训练小组的其他成员进行讨论。

  去年六月的一个周四,我一大早就醒了,外面天还黑着, 深圳北方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早上5:50左右就出发去进行30公里的长距离。就在距离我住所一公里的地方, 企业-裕海和棉类有限公司我不幸被一辆疾驰的摩托车从后面撞到,海博工具(商丘)有限公司摔倒了。我头部有瘀伤,右腿严重受伤,包括一处胫骨骨折。两周后我的头感觉好了,但腿花了很长时间,我拄了两个月拐杖。那对我而言是一次艰难的经历,因为我不得不在那里呆上几个月。

  三个月后,我开始每周个理疗师一起做两次轻度锻炼,主要是抗阻训练,之后我们不断强化体能,直到我终于能够再次开始跑步。

  Q5:你担心这会结束你的职业生涯吗?

  A:当然。但手术后医生复诊时,他保证我会回来并且会没事的。尽管在2020年错过了许多比赛,但我还是设法入选了国家队,创造了肯尼亚境内史上最快的10000米成绩(肯尼亚奥运选拔赛27:01.06),我的身体在奥运会前一直很好。

  在训练中跑得这么好,却没能参加比赛,确实令人失望。我觉得我真的有能力在东京为奖牌而战,但是伤病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,我仍然有时间在不久的将来去实现其他伟大的事情。

  这场事故让我更加强壮。这当然是一个挑战,但这让我成为今天的运动员,麻织物也给了我很多额外的动力。

  Q6:你的下一场比赛是12月5日的瓦伦西亚马拉松。那场比赛你的目标是什么?

  A:我真的很期待站上瓦伦西亚的起跑线,我在那里赢得过2018年世界半马锦标赛冠军。这是一座人们普遍热爱跑步和运动的城市。近年来,瓦伦西亚创造了许多世界纪录,这座体育之城正在等待它的第一个马拉松世界纪录。

  我在马拉松比赛中有远大的梦想和抱负,想尽可能跑得更快,冲破障碍。瓦伦西亚会准备好在比赛日帮助我们达到极限,我相信这将是令人惊叹的。

  杰弗里·坎沃若在肯尼亚训练

  Q7:你的马拉松PB(2:06:12)来自2012年的首秀。你认为这最终会在瓦伦西亚打破吗?

  A:我的PB可能快有十年了,但那主要是因为在那以后我没跑过几场快速马拉松。我经常跑纽约马拉松,但这不是一条快速赛道。我丝毫也不怀疑,在快速赛道上,我可以比目前的PB跑得更快。

  我第一次跑马拉松是在我20岁的时候。当时,我和其他跑者一起在营地和赛道上进行40公里的长跑,我感觉非常强壮,所以想尝试马拉松。我在当时认为这很容易,但我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项目,我又回到赛道上跑了一段时间。

  我对瓦伦西亚的备战进行得很顺利。真的很不幸,今年稍早时候我又受了一次伤,这让我错过了奥运会。我花了六周时间进行恢复,但现在我做得很好,我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没有任何疑问。

  在未来的某个时候,我会完全过渡到马拉松。我不再专注于越野。作为马拉松备战的一部分,我会继续参加半马,但我现在的重心是马拉松。我真的认为我可以在未来打破马拉松世界纪录,跑进两小时。这是我职业生涯结束后想要留下的财富;这会激励全世界很多人。

  Q8:纽约马拉松是你最喜欢的比赛吗?

  A:这将永远是我最喜欢的比赛。在那里的四场比赛中,我赢了两次,还获得过亚军。我对这条赛道非常熟悉,当你抵达中央公园附近的终点时,我非常喜欢那里的树木、房屋和人群。

  但我也期待着在将来能参加其他主要的马拉松赛事,比如伦敦、波士顿或瓦伦西亚。当然,还有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。

  Q9:你认为重大马拉松赛事的胜利和锦标赛冠军同样重要吗?

  我更喜欢锦标赛,因为它们把全世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聚集在一起。赢得世界冠军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,这会让你感到自豪。

  Q10:你在2022年的目标是什么?

  A:我对2022年没有任何确定的计划,但俄勒冈世锦赛在我的视线当中,我想在那里跑马拉松。

  Q11:你最喜欢的训练课表是什么?

  A:我们平均每天跑30公里,周跑量200-210公里。我喜欢长距离,我们作为一个团队一起工作,如果我们遇到困难的情况,会互相帮助。这是真正考验你健康水平的。我也喜欢场地训练,我们再次作为一个团队,互相促进。感觉很神奇。

  卡普塔加特训练营的队员们进行场地训练

  Q12:休息的时候你会做什么?

  A:当我不训练时,我会花很多时间和我的妻子及家人在一起。我有五个孩子,最小的是三胞胎,一岁半。在恢复训练前,我们通常去农场,看望父母,或是和孩子们一起去度假。

  Q13:你认为史上最好的长跑运动员是谁?

  A:埃鲁德·基普乔格(Eliud Kipchoge)和海勒·格布雷塞拉西(Haile Gebrselassie)、保罗·特加特(Paul Tergat)还有凯内尼萨·贝克勒(Kenenisa Bekele)等其他跑者齐名。希望我很快也能加入其中。

  Q14:和埃鲁德·基普乔格一起训练有多么鼓舞人心?

  A:埃鲁德是一个很棒的人,也是我和卡普塔加特训练营其他人的榜样。对我而言,他就像是我的导师。他给了我很多启发,通过跑进两小时,他证明了没有人是受限的。这给了我们在官方条件下复制的希望。可能不是现在,但这一定会发生。

  Q15:基普乔格退役后,你能想象自己成为训练营新的领导者和导师吗?

  A:绝对的。当然,我会继续努力工作和训练,尽可能的接近他所取得的成就,这样我就可以激励其他人。当我退役时,其他人可以接替我的位置。

  我对埃鲁德为孩子们和环境所做的社区工作也很感兴趣。我也会朝着那个方向前进,我期待着走同样的路,像他那样回馈他人。它表明运动是一种可以让你成长,让人们团结在一起的东西。

  本文为‘98跑’转载麻织物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上一篇:纳斯达克指数年内累计跌幅高达27%傍边

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ed by 企业-能环纳豆类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4SSWL 版权所有